快捷搜索: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获得了广泛好评之后,我决定做一个「李小狼体验系列」,专门去体验一些非同寻常的经历,窥探一下平时看不到的角落,力图不完整地呈现出一个残缺的世界。

  这一次,我来到了北京最大的同志酒吧,据称也是亚洲最大的同志酒吧——Destination(目的地)酒吧,由于Destination绝大部分是男同志光临,因此大多数人会认为它是一家GayBar。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Destination酒吧位于北京工人体育场西门——北京夜生活的中心地带,酒吧占地一栋两层,每到周末都处于人挤人的状态,生意异常火爆,吸引了大量的同志蜂拥而至,其中90%的人是男同志,女同志较少,还有小部分专程来猎奇的腐女和直男,当然还有我这种闲着没事来找灵感写微信推送的奇葩。

  我喜欢北京,因为越大的城市越能包容形形色色的奇葩,总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肆无忌惮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你想成为的自己。

  「同性恋」在中国依旧是一个前卫的词汇,但北京Destination酒吧其实已经有着长达12年的历史。同性恋在生活中过于压抑自己的性取向,这便意味着当他们走进同性恋酒吧时,释放的不仅是压力,而且是爆发的荷尔蒙,不难想象,同志酒吧的氛围会更刺激、更暧昧、更嗨。

  Destination酒吧周日至周四是整晚免票,周五、周六及节假日售票,我选择了周六前往,票价60,送一杯饮料,其他酒水另算。由于春节刚过,名媛们还没从村里返京,所以酒吧还没有到拥挤的程度,但人依旧很多。

  进入酒吧后,轰鸣的舞曲声瞬间席卷而来,暗红色的灯光笼罩下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人声嘈杂,随处可见打扮时髦、颜值颇高的男生三两成群地挤在一起聊天抽烟,还有的则靠在走廊墙上自顾自地低头玩手机喝闷酒,时而抬头张望,眼神四处搜寻着什么……

  我强装作一副「老娘常来GayBar,你们都是贱婢」的样子,昂首挺胸地穿过走廊,眼神瞟到墙上有很显眼的「猴」和「熊」的标志贴在不同房间的门口,用来区分不同体型的同志。(猴就是指瘦的,熊就是指壮的,还有猪是指胖的,同志圈很喜欢用这些标签来作区分,不要觉得奇怪,就像直男喜欢把女人分成胸大的和胸小的是一个道理)。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在GayBar,眼神会随时和任何一个人正面相撞,因为他们时刻都在用眼光上下打量周围的人,毕竟来酒吧的目的可不只是喝酒,到处是膨胀的荷尔蒙、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电子乐、令人眩晕的灯光和诱人的青春肉体,在这里,交朋友或者一夜情才是真正的目的。

  不少直男听说周围有同志就会吓得赶紧用小手手护住胸口,害怕被同性上下其手,殊不知同志们的审美和眼光都异常挑剔,长得不够好看、身材不够性感,是没有gay会搭理你的,因此男人在GayBar没人理会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证明你不够有魅力。

  正当我四处闲逛,不知从何处玩起时,有一个长得很帅的北京小哥上前向我搭讪了,嗯,看来我还是有魅力的。

  北京小哥穿了一身黑,黑色外套里还套了一件黑色T-shirt,左耳戴了一个环形耳钉,他皮肤很白,比我高大概半个头,北京口音很重。他是心理学硕士出身,很健谈,有礼貌,和酒吧里大多数油腻的面孔比起来,他整个人显得干净清爽又帅气。

  北京小哥的搭讪在GayBar里是一场约炮的开始,按照固定套路,接下来就要一起喝酒、一起跳舞、一起打炮了。

  但是北京小哥没有急于往这个方向走,我的目的也不在于此,听说我是第一次来,他主动当起了我的免费导游,至此,我才迎来了在Destination酒吧的高潮。

  「Hunting」意为「狩猎、追捕」,但北京小哥告诉我,这个词在GayBar有第二种含义。

  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站在那条狭窄的笼罩着暗红色灯光的走廊里,有的人聚在一起聊天,但有的人就静静地靠在墙边,沉闷又无趣,只是四下张望,眼神飘忽,偶尔用低头玩手机来掩饰被人注视的尴尬。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原来,他们是在「Hunting」,也就是在「等人勾搭」,男人们在走廊里互相打量,看到顺眼的,就上前搭讪,喝酒、跳舞、交朋友、……

  我突然理解了走廊里为什么铺满了暗红色的灯光,因为红色是一种与生殖系统有关的情绪型颜色,象征着激情和性欲。

  走廊是在用眼神「Hunting」,而酒吧的主场——舞池是在用身体「Hunting」。

  在我提出要去舞池跳舞后,北京小哥提醒我说,进入舞池要做好被揩油的心理准备,虽然有些只是释放想和你一起跳舞的信号,但是更多的则是纯粹的关于情欲的挑逗。

  听起来很刺激,看到舞池里还有异性恋情侣在接吻,我一个单身狗也就无所谓了,大胆地牵起了北京小哥的手跳进了舞池。舞池的地板会上下浮动,伴随着动感十足的电子舞曲,再害羞的人也会瞬间变成骚浪贱。

  舞池里的荷尔蒙比音乐更癫狂,疯狂扭动的肉体互相磨蹭着,空气中弥漫着极尽的暧昧,气氛咸湿又性感,Dj放了我偶像Rihanna的歌「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我立刻被点燃,举起双手随着音乐一边扭动一边唱。

  我看不清周围人的脸,但或许正因为这一刻不用什么都被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们才是快乐的。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不断有人用手拍我的屁股,后来越来越大胆,直接搂起了我的腰,用不可描述的部位蹭我,我只能笑笑表示礼貌,轻轻拿开对方的手表示婉拒,这是GayBar舞池里的「潜规则」,跳进来就默认接受,可以拒绝,但是有情绪会被认为玩不起。

  我和北京小哥前后跳进了舞池总共三次,每次都跳到四肢无力,累了就从人群中挣脱出来,到走廊边继续聊天。

  他告诉我Destination酒吧里还会有「小黑屋」,进去就要脱上衣,但是今天没有开,他还悄悄指我看了很多千奇百怪的整容脸、告诉我二楼可以借很多奇装异服穿起来招摇过市……

  这里有伪娘,有drama queen,有帅gay,有腐女,也有直男,混杂在一个舞池里,没有人会在乎你的身份,没有人会掩饰自己的取向,远离了现实的口舌,才知道能做自己是多么难能可贵。

我去了北京最大的同性恋酒吧体验了一把「约

  最后一次从舞池里逃出来时,我们躺在舞池边的台上,北京小哥向我介绍说,Destination酒吧里的厕所很有特色,是不分男女,所有人共用的,所以即使小便池边站满了男人,你也能看到有女人毫不介意地走进来上厕所。

  凌晨02:00,我和北京小哥道了别,两个在世俗里不小心遇到的灵魂,短暂触碰,永久离别。

  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向对方要联系方式,也没有发生什么的事情。这是一场未完成的约炮,但过程和结果却令我感到很完整。

  离开酒吧时,我看到很多从Destination里走出来的人在街边的小摊上吃夜宵,嬉戏打闹,北京的夜晚很冷,每个人都缩起了脖子,裹紧了衣服,刚刚在GayBar里放肆的一个个面孔,在夜幕下,看起来和路过的行人没有什么不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